河北排列7 500期走势

內 蒙 古 實 踐 雜 志 社 主 辦

當前位置: 首頁>特別推薦

牧區改革“改”出新天地

2018年12月29日 10:54 來源:《實踐》黨的教育版 作者:高旭天

  從草畜雙承包責任制,到“三權分置”改革,再到轟轟烈烈的新牧區建設,在不斷推進的改革發展中,內蒙古千里草原正在經歷傳統畜牧業向現代畜牧業的歷史性跨越。而要讀懂近40年來中國“三牧”的故事,就要將目光投向位于北京正北方的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這里天然草原面積大、保存較為完整,屬典型的草原畜牧業生產區,可以說,其發展變遷也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三牧”改革極具代表性的縮影。 

 

草畜雙承包 

為牧區改革拉開序幕 

  草原之變,始于承包。改革開放以來,牧區生產力、生產關系以及牧民生產生活面貌的一切變遷,都與草畜雙承包責任制的推行分不開。 

  1982年,根據中央連續3年關于農村牧區工作的1號文件精神及自治區的統一部署,錫林郭勒盟開始探索推行草畜雙承包責任制。草畜雙承包責任制的推行,前所未有地釋放了牧民的生產積極性。在牧民的觀念里,草場和牲畜從“公家的”變成了“自家的”,干活也從“給公家干”變成了“給自己干”。大集體時代,大家的生活水平差別不大,一旦分開單干,則高下立判。勤勞、懂技術、善經營的牧民很快脫穎而出,逐步走上富裕之路。 

  今年51歲的包紅偉,原是生產隊里的駝倌,1983年從隊里分到了4峰駱駝、1頭牛和11只羊,到現在發展到200多峰駱駝、100多頭牛。上世紀80年代以來,他在當地牧民中率先騎上摩托車、買上電視、開上汽車,又率先用上了手機、住上了樓房。在廣大牧區,每個蘇木、每個嘎查都出現了像包紅偉一樣先富裕起來的牧戶,他們成為草畜雙承包責任制較早的受益者。 

  然而,小牧經濟加定居放牧的組合,也給草原生態帶來了不可承受之重。分草場之初的十幾年里,千畜戶、萬元戶成為錫林郭勒盟牧民競逐的目標。可是,再好的草場也經不住無限制的超載,特別是1999年至2001年連續3年大旱,給人們留下了沉痛的記憶,也催生了生態意識的覺醒:對草場的掠奪性使用,終將斷送子孫后代的生路,只有追求草畜兩旺,才是草原發展的長久之計。隨之,核定載畜、圍封打草、劃區輪牧、禁牧休牧等新型養牧方式,在錫林郭勒盟得到全面推行。 

  阿巴嘎旗洪格爾高勒蘇木薩如拉圖雅嘎查的老支書廷·巴特爾,一直有著超前的畜牧業經營思路:在當地牧民中,他是最早進行草籽補種、最早圍封打草和劃區輪牧的,也是最早踐行“減羊增牛”的。初秋時節,來到廷·巴特爾的牧場,他向我們展示了在自家牧場拍攝的照片:捕鼠的狐貍、吃草的狍子、“打尖住店”的水鳥、水塘里的大魚,還有與野生動物和諧共處的牛群……他家的草場有5900多畝,在當地不算大,卻生長了270多種植物,有100余種野生動物出沒。令人羨慕之余,也讓我們心生好奇:別的牧民家草場只養活牛羊馬駝,怎么他的草場既養牧了牛群,又養活了這么多“不速之客”,還如此欣欣向榮?原來,廷·巴特爾一直把牛群規模控制在50頭左右,羊一只不留,不到核定載畜量的一半,他將網圍欄底部留空,用多余的生態空間招攬野生動物前來“安家落戶”,通過引入“大循環”強化自家“小牧場”的生態功能。在廷·巴特爾看來,經營牧場要找到一個收益高、投資少、勞力省、生態好的“平衡點”。他為我們算了這樣一筆賬:牛養得少,草長得就好,牛長得也壯,打草多買草料少,更不用雇人,每年賣牛犢就有40萬元左右的毛收入,基本是純賺。 

  近些年,草畜平衡之道,已成為錫林郭勒盟“三牧”發展的主干道。2011年以來,全盟全面推行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將全部2.7億畝草場納入補獎政策范圍。此外,實施農區禁牧、沙地禁羊、春季牧草返青期休牧等制度。2017年,全盟牧業年度牲畜存欄較2016年減少170.5萬頭只,首次出現負增長。2018年,全盟牧草草群平均高度20.76厘米、蓋度46%、干草產量每畝49.25公斤,均超過去年同期水平,草原生態惡化趨勢得到有效控制。 

  時至今日,草畜雙承包責任制走過了36年的歷程,錫林郭勒盟畜牧業也經歷了從數量擴張型向質量效益型的轉變,折射出內蒙古牧區在改革中的發展與變遷,也為畜牧業的發展留下了寶貴經驗。 


新型合作化 

為共同富裕開辟道路 

  改革發展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內蒙古30多年的牧區改革,印證了這個道理。草畜雙承包責任制賦予了牧民生產資料占有權和生產經營自主權,為牧區振興、牧業發展和牧民富裕打下了基礎。但小牧經濟也日漸成為“三牧”發展的一大瓶頸。如何在保障牧民權益的前提下改造小牧經濟,實現標準化養殖、規模化經營,成為改革中面臨的新課題。在錫林郭勒草原,牧業大戶、新型合作組織、農牧業龍頭企業等規模化經營主體,成為推動牧業現代化的主要力量。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錫林郭勒盟和全區各地一樣陸續有牧民通過租賃草場尋求擴大經營規模,他們一步步發展為畜牧業大戶,出租草場的則主要是經營不善或轉移務工的牧民。 

  蘇尼特左旗查干哈達畜牧業專業合作社采取“合作社+貧困戶”模式,以每畝6元的全旗最高價租賃貧困戶草場,加上每畝3.1元的國家獎補金,貧困戶每畝草場收入可達到9.1元。草場租賃期為8年,前4年合作社給牧戶付現金,從第5年開始合作社給牧戶用草場租賃費扶持購置基礎母畜,既解決了貧困戶看病、上學等大項基本支出,又讓貧困戶在第5年后有了一定的產業基礎。 

  進入新世紀,由牧民自發成立的新型合作組織,在錫林郭勒草原遍地生長。20176月,西烏旗白音華鎮寶日胡舒、罕烏拉兩個草場相連的嘎查6戶牧民,共同拆除整整圍了20年的網圍欄,共用草場,組建了達旗畜牧業專業合作社。“大家認為,規模化、現代化才是畜牧業發展的出路。”合作社社員巴音孟克說。成立之初,合作社的優勢就顯現出來:全體勞動力用2天時間完成了800只羔羊的剪毛工作,并租賃了夏營盤以便開展更大范圍的輪牧,所有牲畜都戴上了可追溯耳標。現在,社員發展到9戶,牲畜和其他生產資料全部入股統一經營,合作社成員承擔放牧、管理、后勤、財務等工作,按月領取工資,到年底各戶還能按入股份額進行分紅。 

  在新型合作化之路上,畜牧業龍頭企業是重要的推手。從小在錫林浩特市白音錫勒牧場長大的何梅,是牧民家里走出的研究生,畢業后和老師同學合伙創辦了錫林郭勒盟蒙之原牧業有限公司,專門經銷當地的有機羊肉。2013年,何梅的公司牽頭與白音錫勒牧場的7名牧民成立了錫林浩特市知牧牧民養殖專業合作社,帶領27戶社員發展有機肉羊,統一認證了13萬畝天然有機草場,實行統一牧養、屠宰、加工和配送一站式經營模式。他們與錫林浩特市一家肉類加工企業合作,推出了屬于自己的有機肉羊品牌,并將有機羊“趕”進了電商平臺。2013年至2017年,合作社直接通過利益返還方式向牧戶發放了107萬元,入社牧民2016年戶均增收近5000元,2017年增收近7000元。 

  目前,全盟家庭牧場達到798家,規范化合作社達到735家。新型合作組織,“新”就新在以承包權為前提,使合作關系得以建立在平等、自主和互利的基礎上。不斷創新的合作形式,將廣大牧民引向實現共同富裕的康莊大道。 


牧區新氣象 

為繁榮發展厚植基礎 

  進入新時代,牧區改革不斷走向深入,呈現新氣象。這一新氣象,體現在牧區生產生活面貌上,也體現在牧民生活觀念和經營理念上。為改善牧區生產生活條件,錫林郭勒盟重點實施了以提升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水平為主要內容的工程建設。特別是近年來,全盟針對在道路、通電、用水、通訊等方面還存在欠賬的邊遠牧區,持續改善嘎查村基礎設施條件,擴大覆蓋范圍、完善各項功能。通過建設水源井、發放家用改水提水設備等方式,解決了48萬人、663萬頭只牲畜的飲水安全問題;在實現人口較集中嘎查村全部通網電的基礎上,啟動實施10670個牧戶新能源電力升級工程;蘇木鄉鎮、行政嘎查村全部通了瀝青(水泥)路;全盟行政嘎查村12兆速率以上寬帶覆蓋率達到41.7% 

  如今,驅車行駛在錫林郭勒草原腹地,隨處可見高聳的風車、平坦的道路;走進牧民的房舍,除了品嘗奶茶,還可用手機連接WIFI,甚或用上帶上下水的廁所。牧民的現代化生活令人艷羨,而活躍在新牧區廣闊舞臺上的80后、90后新生代牧民更是令人刮目相看。 

  曾經,父輩竭盡所能送他們到城里接受良好的教育;如今,他們回歸故鄉挑起牧區振興的大梁,推動草原腹地與外面的大市場、大世界“同頻共振”。 

  點開正藍旗百格利生態旅游牧場負責人呼和圖嘎的手機微信,8個聊天群里竟有1100多名來自北京的客戶。呼和圖嘎既不養牛也不放羊,而是一位大名鼎鼎的“牧雞人”,他在草原上放養的柴雞名叫“草原飛雞”。2007年,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在呼和圖嘎的家鄉成立了沙地生態研究站,在專家們的指導下,他嘗試通過養雞改善和恢復生態環境,并欣喜地看到了明顯的生態效益:草地沒有了牛羊啃食,雞糞又補充了有機營養,曾經裸露的沙丘上長出了綠草,草場實現了生態良性循環。2017年,生意越做越大的呼和圖嘎在北京租下一間冷庫儲存待售的草原特產,光“草原飛雞”一項就收入112萬元。 

  而西烏珠穆沁旗浩勒圖高勒鎮腦干寶力格嘎查牧民達布希拉圖,談到由“牧人之家”帶來的不菲收入,言語中難掩喜悅,“我家的蒙古包一個旅游季差不多就有十幾萬元的收入呢!”腦干寶力格嘎查曾獲得“中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稱號,有27戶牧民開起了“牧人之家”。如今,這里的牧區幾乎家家蒙古包都安裝了太陽能板,房屋邊上豎起的風車勁頭十足地迎風旋轉。“你家有勒勒車,我家有奶食品,他家還可以騎馬射箭,我們選擇抱團經營、互通有無。”嘎查長巴圖吉日嘎拉說。巴圖吉日嘎拉大學畢業后,選擇回到家鄉,幫助父老鄉親們脫貧致富。 

  鄉村牧區振興,首先是人才的振興。在傳統畜牧業向現代畜牧業轉型的歷史進程中,新型牧民無疑是最積極的動力。他們心系草原,放眼世界,因為有了他們,草原的明天會更加繁榮興旺! 

責任編輯:高旭天

敬請關注《實踐》雜志移動平臺

  • 《實踐》觸屏版

  • 《實踐》漢文微信公眾號

  • 《實踐》蒙文微信公眾號

  • 《實踐》微博

河北排列7 500期走势 mg摆脱70万大奖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波克捕鱼最新版 金彩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押庄龙虎刷流水技巧 玩时时彩怎样才能稳赚 直播辽宁11选5 中国铁建股票分析 北京单场胜负投注